当前位置 : 南通在线 > 新闻

对话戴森女性工程师——Yvonne Tan

Yvonne天生从小就喜欢亲手摆弄各种物件。她会溜进叔叔的木工坊里偷师学艺,看看工匠们如何用双手把普普通通的木头做成各式各样的精美家具。有时候,Yvonne还会背着爸妈,亲自动手去帮叔叔。

正是这些美好的回忆让Yvonne发现了她对工程设计的热爱,她喜欢做有实际功能、能够解决问题的东西。今天,Yvonne已成为戴森数码马达高级工程经理,还参与研发专利产品戴森Hyperdymium™ 马达。

但她的过人之处不止于此。今天,她还教书育人,在新加坡负责培养正茁壮成长的年轻一代工程师。她在戴森-南洋理工大学工作室为工程师和未来的发明家们提供指导,让他们了解如何研发能够解决问题的产品,以及如何实现商业转化。

下面是和Yvonne一些对话,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更真实的Yvonne。

Q: 你最喜欢工程的哪个方面?

我对事物的工作原理有着无穷的好奇心。如果有东西坏了,我就一定要把它拆开并修好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我才发现了自己对解决问题的热情!作为一名工程师,只要想想有那么多有创意的解决方案等着我们去发现,我就感到十分兴奋,十分开心。我妈妈给了我很多鼓励和启发。她很执着,很有创造力,可以说足智多谋,在家里遇到的问题,她总能找到解决办法。

 

Q: 跟我们谈一谈您在戴森Hyperdymium™马达方面的工作。

做为高级工程经理,我在新加坡先进制造中心负责领导马达工程师团队。我们与英国研发团队的工程师紧密协作,完成了新一代戴森Hyperdymium™马达从设计到制造的转化。

Q: 您最喜欢戴森Hyperdymium™马达的哪个方面?

所有的都喜欢!马达有这么多的软件硬件能够如此高效地紧密协作,表现出如此强大的性能,让我觉得非常了不起。对我来说,戴森Hyperdymium™马达就是工程学的一项伟大创举。我很荣幸能够参与其中,为全世界人民提供革命性创新型家居清洁解决方案。

Q: 为什么戴森要下这么大功夫研发数码马达呢?

一开始我以为是詹姆斯·戴森不满足于现状,很热衷于技术,因为他经常鼓励我们要大胆做,要敢于突破。但事实上是市场上的马达都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,要想达到我们想要的,我们必须自己研发。

Q: 戴森是如何克服改进技术、转化技术的挑战?

数码马达是我们产品的核心,为产品研发和生产提供了很多支持。除了数码马达迭代之外,还有技术、技能和尺寸很有挑战性,我们从设计和制造方面学了很多,数码马达不仅仅是马达技术,还需要转化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技术。我们有三百个机器人生产马达,自动化生产,可以确保第一台马达与第一百台马达完全一样,当然必要时还需要我们有设备工程师介入。我们不仅需要设计,还需要了解不同的技术,转化到马达上,不断改进制造工艺。

Q: 詹姆斯有没有最感兴趣的马达?

我觉得他对每件马达都很骄傲,因为他都参与其中,技术在不断进步,我们也在不断改进技术,我们不断推陈出新,但这并不是说之前的作品就不好,对将来的成功来说,过去的经历也很重要。

Q: 能否透露一下戴森在数码马达上投资了多少钱?现在研发活动还在继续吗?

我们20多年年以来已经投资了超过3.5亿英镑。

研发活动还在继续,近期我们还庆祝了戴森数码马达突破1亿大关,能够加入这样的团队我感到很自豪。

Q: 戴森目前在研究哪些未来技术?

我们宣布未来五年将追加投资27.5亿英镑进行技术研发,当然我们也在研发不同的技术,比如说人工智能机器人和能源存储技术等等。

Q: 全球以及新加坡的工程师团队目前的规模有多大,有多少员工?其中有多少负责研发数码马达?

总计有14000名员工,其中工程师和科学家大概有6000人。负责研发数码马达的有240人,包括研发、机械、电气、电子、航空材料等戴森数码马达所使用的各种专业技术领域的员工。

Q: 研发数码马达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按您过往的经历来说,最具挑战的是什么?你如何克服这些挑战?

最具挑战的就是,马达要精准、轻量、精密还要结实,比如V9数码马达,体积很小,误差要很小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注重细节。这点很有挑战性,不是要把大部件做小就行了,而是要完全重新设计。

克服挑战的方法就是大家团队合作,工程师们各尽所能,一起找到解决方案,每个问题都不只有一种解决方案,而是有多种。所以大家一起努力,缩小范围,找出最佳解决方案。

Q: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个人经历,比如说与詹姆斯·戴森一起研发数码马达的一些趣事?

詹姆斯事事躬亲,对产品研发有着浓厚兴趣。他亲自参与了马达设计和叶轮材料的研发。

他一直以来用实际行动给我们很大的鼓舞,让我们更加热爱自己的事业,热爱自己的研发技术。

同时他也追求完美,知道什么样才是足够好,什么样才是完美。比如当时吸尘器吸力丧失的问题,让消费者诟病,他就钻研解决这个问题,才有了全球第一款真空吸尘器。为了研发这个真空吸尘器,他做过 5127个样机,在成功之前有5126个都是失败的,他也没有轻言放弃。

Q: 詹姆斯对工作的要求高吗?你呢?

保守的说,他要求不算高,至少没有到不可接受的程度。

而我经常在和新加坡、菲律宾的30多位工程师一起工作的时候被说要求很高。但事实上我们都希望做做最好的产品,所以必须要有标准。就好比教育小孩,也需要定几个标准,督促小孩进步,突破自己的极限。在定标准的同时,也要帮助他们成长。我们团队一直有很好的协作环境,谁也不用独自解决问题。我们相信没有愚蠢的问题,任何问题或想法都可能有用,所以值得讨论,值得勇敢提出来,如果这样不行,可以试试那样。如果都不行,还可以再换另一种方法,即使遇到暂时无法解决的困难,也没问题,我们可以先做别的事,再找时间讨论。或许会有新的想法,也可以邀请其他团队来提提意见。

Q: 您认为戴森工程师必须要具备什么样的特征?

戴森马达品牌口号是:解决他人容易忽略的问题,而工程师是问题的解决者。

我们把这个口号也放在了戴森创立的一个大学工作室里,激励未来的工程师要从事工程设计工作,不要放弃。同时也一直激励我们,所以作为戴森的工程师,要有不断探索未知领域的勇气,不怕失败,有解决问题的头脑。

Q: 你有什么个人目标?

我希望在戴森得到成长,能够接触教育年轻一代。比如我们在英国设立了戴森工程技术学院(DIET),同时还在新加坡也开设了戴森工程技术学院,这都是戴森的一部分,我可以去那里教学,与年轻一代分享我的工程知识。

Q: 是什么让您如此热衷于教书育人?

我成长为工程师的过程中,有许多良师给我提供了宝贵的指导。我从他们丰富的经验中汲取养分,让我做出明智的职业决策。对此我心存感激,这也鼓励我要回馈工程领域,为下一代工程师的成长提供帮助。与学生的交流也让我获益良多。在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时,学生们总能另辟蹊径。

Q: 如今肩负着如此多的责任,您是如何应对的?

我也有很困惑的时候,有些日子很难熬。不过我坚信,对工程学的热情会激励我不断前进。

Q: 跟我们聊一聊您职业生涯中的关键时刻。

很久以前,我在巴塞罗那为一款产品做一套测试系统。当时我很年轻,精力充沛,对任何任务或挑战都是来者不拒。有些师傅还故意给我布置“不可能完成”的任务,这让我明白,学会“拒绝”也不会影响形象,遇到问题要不耻下问,要寻求帮助,而不能遇到什么问题都一个人闷头蛮干。我一直牢记这个教训,并一直心存感激。

Q: 您如何看待工程设计是“男性职业”的说法?作为女性工程师,在戴森的工作怎么样?

我从来没有觉得性别是一个限制因素。人人都能从事工程设计,男女都可以。

在戴森工作就像是美梦成真,没有人因为我是女生就区别对待,戴森认为每个人都很重要,都能做出贡献。男女平等,大家都是工程设计的学生,我们都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,我们都能为工作做出贡献。好比解决一个问题,需要不同的思维方式集思广益,才能碰撞出火花。

Q: 您闲暇时喜欢做什么?

我喜欢在家里动手摆弄一些东西。我修过一台老式缝纫机台板,给家里装智能照明灯,几乎什么事都自己做。

Q: 是什么让您保持前进的动力?

我热衷于解决问题,工程学让我有机会从事这样的职业。花时间研究各种解决方案,最终解决问题,让我很有成就感。

Q: 您在工程师的生涯中得到的最大教训是什么?

一定要坚持不懈。要敢于求助,不要贸然断言不行。任何想法都不会太疯狂、太糟糕。

Q: 你对初学的工程师有哪些建议?

不要害怕失败。学校可能让我们害怕失败,但现实中,失败是学习和解决问题的重要环节。失败是良师益友,有时还能启发完全想不到的解决方案。保持好奇心和探索的源动力!

最后 - 作为今年詹姆斯·戴森设计大奖国际20强评委的一员,您有什么建议?

简言之,要勇敢参评詹姆斯·戴森设计大奖!分享自己的想法不会带来任何损失,说不定就有独具慧眼的投资者看中你的想法,为你的进一步探索提供帮助!